Friday, 26 September 2014

庆幸

某天惊觉竟然忘了跟Mian 庆生!让她悄悄地度过了50岁,真不好意思哪。上週五我 找Mian吃午饭,顺便给她补上生日礼物。相聚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多小时,已足够让我心情up一整天!

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宅的很,工作以外很少跟人交流,朋友不多。近年来因为父亲的关系我下班后几乎都谢绝所有的应酬,赶在9点之前回到家。好多人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(也不曾试着去了解),认为我冷漠,孤独,或怪异 。先是对我嘲笑、讽刺,然后逐渐地疏远我。只有Mian体恤我。 每次一起吃晚饭她都尽早赴约,饭后总赶紧让她老公开车送我回家,免得我父亲忧郁。 

与Mian碰面,多半是我情绪激昂地倾诉着,Mian 静静地宁听,偶然给点意见和分享些人生哲学。朋友对我述说家里的情况感时往往感到到不满,我不能怪她们因为在许多人的心目中父母是神圣的。佩服她们能把不愉快或不满都藏在心底。不得不承认我还没修到这副美德。其实我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发泄的空间 , a listening ear。Mian对我申诉的从不曾谴责或质疑,也不会用自己的价值观硬套在我身上。

我非常珍惜我和Mian之间的友谊。很庆幸Mian新的工作地点与我的只相隔两个地铁站,希望我们能够多见面。

No comments: